易煜

。。

看电影去了

王杰希努力的思考他们来电影院的初衷是什么。随后他看了一眼旁边沉睡的孙翔,叹了一口气。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,让孙翔靠的舒服一些。

他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文艺青年剧,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他们刚结束了一场微草对轮回的比赛。连日的复盘和练习是他感到十分的疲惫。但没办法,和孙翔独处的时间就这几天。值得好好珍惜。

他侧脸看了看孙翔,往日里锐气的少年正靠在自己肩头沉睡着。 屏幕上反着的光打在他的脸上。他的面庞周围蒙了一层白茫茫的光,切为光明与一样的两半。

王杰希突然有一种冲动。他想要和孙翔一直坐下去。坐到天荒地老,沧海桑田。

问一下,有吃王翔的朋友嘛?

祝习习生日快乐啊


国家队的日常生活/有卡拟

  周泽楷早上起来时发现自己门口有一个怪怪的人,刚想询问就听到一句“主上早安”,吓的呆毛都立起来了。

  等周泽楷目睹了沐雨橙风君莫笑两卡死乞白赖缠着一叶之秋,说要搞什么制服play。夜雨声烦数次拒绝索克萨尔的“好意”——一件“贵妇貂裘”。王不留行逢山鬼泣和唐三打一起画本子。(听说是all一叶)仙风道骨的海无量和看起来超攻的百花缭乱讨论如何配合。以及拉仇恨稳的一批的风城烟雨和昏昏欲睡的石不转。等后才发现原来一枪如此可爱。

   他刚想说什么,突然听到“在下一枪穿云,是一枪爆头的一枪。”他突然惊醒。

原来是梦。


可当他发现床边正坐的一枪温柔体贴的说不知主上有何吩咐时,


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深深地恶意。


手残的我。。。
狮狮我对不起你

一个片段/虐

那是他们的婚礼。

当时叶修接到消息时愣了一下。这么快吗,他想。请帖上反着光的两个字刺痛了他的眼,孙翔。他颤抖着手抚着那一如既往地嚣张的笔迹,自嘲道,要是他在这肯定要嘲笑我了。

后来叶修去了孙翔的婚礼,没有抢婚,也没有祝福,他只是默默的坐在角落里吸烟,似乎没有任何冲动。直到他手上一口未吸的烟灼痛了他的指尖,他才匆匆掐灭。

叶修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家的,他只记得婚礼上孙翔笑靥如花。他闭上眼睛,喃喃自语,只要他开心就好了。


你必如阳光一样,刺痛所有追逐着你的眼眸

你定似阳光那样,融化所有靠近你的心灵

我像盲人寻找温暖,向你扑去

而你只抱住了我,轻抚我颤抖的身体

安你于我眉间印下一吻,然后消失不见

余下那柔软的触感让我相信,你存在于世间。

我的小少年

愿你如阳光,明媚不忧伤

而我

只愿做追光者,酣睡在你膝边

时光浅淡,一瞬永恒